又见宽松货币,又来资产泡沫?

文|邓浩志

又见宽松货币,又来资产泡沫?

7月18日,韩国、印尼、乌克兰、南非一天之内四家央行宣布降息。当然还有4、5月份一批国家的央行也有降息的动作。而最大的期待莫过于美国的降息,特朗普已经是隔三差五地向美联储施压,如果美国降,一大批联系汇率的都会跟着变。现在看,全球货币政策转向宽松基本上是大势所趋。大家都降了,考虑经济增速,汇率,出口等问题,中国能不有所反应吗?

货币超发是不动产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。从2008年到大概2013年,中国的4万亿,全球几轮的量化宽松导致不动产价格的普遍上涨大家都是见到的,这种情况不但在中国,其他国家也有。现在,新的一轮看似又来了。印钱这事在所有国家都会成瘾,所以为什么说优质物业的价格会“永远”上涨呢?其实是有基本逻辑的。也正是因为国家的印钱冲动,才出现了控制发行总量的虚拟货币的诉求。当然,国家是不愿意交出这个权利的。

地产业规模是真的见顶了

上半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在31个省、市、自治区中,有19个都出现了投资增速下滑的状况,其中也包括广东、山东等总体投资额排名靠前的省份。青海、宁夏、海南等中西部地区出现了房地产投资负增长。

评:

1、去年底我就预测房地产业规模见顶,结合上半年投资增速数据看,这个可能性越来越大。行业规模见顶,意味着一直以来快速扩展的地产,逐步由“朝阳”转入“稳定”期。增速放缓随之而来的出现黑马的几率减少,从业人员招聘减少,优胜劣汰提速,行业利润率下滑……。当然,这些问题不会急速出现,这会是一个缓慢的趋势。

2、对国家经济而言,规模庞大的地产业绝对是“压仓石”,地产规模见顶,也基本意味着影响力见顶,对经济的贡献也见顶了。今年房地产增速的放缓,一定会对经济产生影响,而且整个社会都能够感知。如果和“三期叠加”再叠加一起,效果更明显。

3、“生老病死”是一个自然过程,实在无需过分干预。你看,现在三四线城市需求下滑,开发商已经有计划地逐步撤出了。反过来也是,刻意压制市场,潜在需求积压始终都会爆发的。